当前位置:首页>>专家论坛  
 
加快辽宁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性转变
常 丽

2010年是实施“十一五”规划的最后一年,也是加速辽宁全面振兴的关键之年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当前我国经济的工作重点将着眼于转模式、调结构。辽宁当前结构调整的基本思路是,“以增量带动结构优化,以创新促进产业升级”,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,实现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的新跨越。
一、主体结构—经济发展的主体
由政府主导、一元主体为主转向政府与市场机制互动、多元主体参与。由于受计划经济长期影响,以及产业结构重工化和国有经济比重较大等因素制约,辽宁的政府主导行为始终处于强势,政府对经济起着主导作用,而市场机制有所缺失。借鉴发达国家老工业基地的“复兴”和后发地区跨越式发展的经验,应采取政府机制和市场机制双核互动的区域经济发展模式,政府需要发挥“市场替代”作用,但不是“代替主体”。政府通过秩序效率创造经济效率,需要多种经济成分的市场主体积极活跃、共同发展,政府为所有的市场主体创造均等的竞争环境和发展机会,通过市场机制的基础作用来改善经济结构、优化产业结构、调整投资结构。积极引进国外和省外资本嫁接改造传统产业,发展高新产业和潜力产业,提高国有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。积极支持民营经济进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,促进民营经济与国有大型企业集团进行产业配套,构建规模化、高端化的产业集群。
二、需求结构-—经济发展的拉动
由投资拉动为主转向消费、投资、出口协调拉动。由于辽宁重化工业结构的特点,投资始终是拉动经济的重要因素,消费和出口则处于弱势。随着振兴步伐加快,投资拉动为主依然是辽宁经济发展的基本模式。 2004~2009年,辽宁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达到36%,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由44.5%提高到86.8%,高于全国19.8个百分点;投资、消费、净出口“三大需求”结构由38.9%、51.7%、9.4%转为65%、34.5%、0.5%(2008年)。相对于投资快速扩张,消费和出口明显下降,投资与消费严重失衡。投资作为资本对经济增长有根本性的作用,辽宁在振兴中应保持适度的投资增长,以增量带存量、优化产业结构,并增强调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领域的投入。应增强消费拉动,更加重视扩大消费和提高居民收入水平,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,间接促进居民消费,稳定居民的消费预期和增强消费信心。辽宁经济外向度较低,出口拉动一直很弱,目前应抓住机遇拓展国际市场,逐步形成内需与外需互动型增长机制,形成消费、投资、出口协调拉动经济增长的局面。
三、产业结构—经济发展的协调
由主要依靠第二产业转向三次产业协同带动。传统工业化发展模式和重工业化结构,使辽宁在经济发展中排斥了农业的升级改造和第三产业的相应发展,产业结构呈现出很强的非均衡(见图1)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点就在于加快建立现代产业体系。辽宁产业结构的刚性化,决定第二产业依然是经济发展的重心,关键是以“二产”的发展和结构优化为“一产”劳动力转移和“三产”发展提供空间,增强产业间的有效协同,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协调发展。辽宁应充分发挥工业优势,为农村城镇化、农业现代化、产业基地化提供有力支持,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和提高劳动生产率;提高农牧产品加工水平,拉长产业链条,抓住机遇扩大农牧产品的国际竞争力,加快农牧业产业化步伐;应加快“重工化”产业内部结构的优化升级,大力发展装备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,延伸和完善产业链,加快推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型产业基地建设;围绕新型产业基地建设发展生产性服务业,壮大现代服务业和社会服务事业,为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增长点。
???????????? ????????1?? 19522009年辽宁三次产业结构变动趋势
四、要素结构—经济发展的驱动(可持续)
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消耗型转向依靠科技进步、自主创新驱动型。中国工业化处于快速发展期,国内需求市场巨大,辽宁无论是装备制造业还是原材料工业,丧失产业比较优势的重要原因是产业技术相对落后,产业技术创新能力较弱。从全要素生产率的比较分析可见(见表3),辽宁及全国的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人均资本的增加而实现的,来自于技术进步的贡献很低,虽然辽宁振兴以来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高于全国,但依然低于改革初期。辽宁应以市场需求为导向,通过科技创新调整产业结构,完成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消耗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、劳动者素质提高、管理创新的转变。寻找新的经济发展动力,重点发展先进、高端、绿色、低碳经济等战略性产业,加快推进自主创新,以创新促进产业结构升级,推动“辽宁制造”向“辽宁创造”转变。
3???? ??????????????????辽宁与全国经济增长中全要素贡献率比较???????? ???????????单位:%


时期

年均增长

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
(4)=(3)/(1)

劳动生产率
(1)

资本贡献率
(2)

全要素生产率
(3)=(1)-(2)

辽宁

全国

辽宁

全国

辽宁

全国

辽宁

全国

1980-1990

?3.01

2.14

?2.64

?1.65

0.37

?0.49

?12.29

22.90

1991-2000

11.90

9.66

13.72

10.24

-1.82

-0.58

-15.30

-6.00

2001-2007

13.79

10.80

12.91

10.48

0.88

0.32

? 6.30

?2.96

数据来源:李角奇,辽宁省2008年度社科课题“辽宁省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机制化研究”。
五、空间结构—经济发展的协调,由区域与城乡、经济与社会非均衡转向区域与城乡、经济与社会相对协调。辽宁作为老工业基地,抚顺、阜新等几个主要工业城市出现资源枯竭,区域发展出现严重失衡,全省GDP中沈阳和大连占50%,鞍山占10%左右,其他各市均在5%以下。辽宁区域发展三大战略具有较强的交互性和重叠性,实现了省域空间的整合,但要实现沿海与腹地互动,辽西北与辽中南协同发展,关键在于三大战略的联动。沈大经济带在沿海与腹地互动中,应发挥轴线辐射作用,通过城际间产业集群的整合联动,合力打造新型产业基地,引导各市产业由各自为政的同质化、分散化向分工合作的产业集群化、规模化发展。沈阳经济区作为国家综合改革配套试点,应加大体制创新力度,建立城市经济合作的对话机制和协调机制,构建市场机制为主导的一体化区域发展模式。发挥城市的集聚和扩散效应,大力发展城际结合部,推进城镇化建设。
六、分配结构(总产出分配结构)经济发展的成果共享,由低消费、二元分配体制转向提高居民收入、一元分配体制。由于老工业基地的衰退,产业结构性调整,导致辽宁的城镇居民收入水平始终处于较低水平,农民收入仅略高于全国水平,曾连续6年城镇登记失业率位居全国之首。2003年至2009年,辽宁人均GDP增长1.5倍,城镇居民收入增长1.2倍,农民纯收入增长1倍。辽宁人均GDP高于全国近万元,而城镇居民收入低于全国1400元,社会整体福利水平与经济发展极不协调。辽宁应推进重点民生工程,实施更积极有效的城乡统筹就业政策,把就业指导、信息服务、就业扶持、实习基地、职业培训等政策性活动转为制度性建设。建立公平竞争、统筹城乡一体的劳动力就业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,逐步统一城乡劳动力市场。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和支付保障机制,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和最低工资标准。尽快建立城镇建立城乡统筹的劳动就业、医疗卫生、国民教育体系,加快统筹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建设,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、流动和就业。
七、制度要素—经济发展的支撑
政府由微观、经济性、管理型转向宏观、社会性、调控型。辽宁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主要障碍,是市场经济体制和机制的缺失。制度创新是建立和完善市场体制和机制的重要条件,而政府环境的创新是促进和推动整个区域制度创新的第一推动力。政府要以政策引导为手段,真正发挥宏观调控指导和协调作用,“弱化”行政手段而“强化”经济手段,充分尊重市场规律,完善市场经济体制,用市场化改革的办法来化解市场中产生的矛盾。解决行为规制和角色定位,致力于建设以市场机制为核心的经济制度和市场竞争环境,创造良好发展环境、提供优质公共服务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。应增强改革的科学性、配套性和协调性,以体制机制创新推动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。
(作者:中共辽宁省委党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