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决策咨询  
 

以信息化推进大连乡村振兴的建议
杨晓猛

信息化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以信息化推进我市乡村振兴,涵盖农业生产、流通、管理及农村社会服务等整个过程,主要包括生产智能化、经营网络化、管理数据化及服务在线化。生产智能化指农业生产智能化管理水平、实施农业物联网监控等;经营网络化指农业生产及生活资料、农产品上下行在线销售等;管理数据化指农产品信息追溯系统监管等;服务在线化指农业技术信息在线咨询服务等。我市作为辽宁省信息进村入户工程示范城市,2017年,建成益农信息社800多家,涵盖90%行政村;开通电子商务运营和公共服务472家、金融服务462家;配合精准扶贫工作,在低收入村建设益农信息社81家。但我市农业农村信息化总体水平仍处于初级阶段,应采取有效举措,积极推进我市农业农村信息化水平。

一、我市以信息化推进乡村振兴面临的主要问题

1.市场主体受成本制约,缺乏应用新技术的内在动力。以物联网技术应用于农业生产为例,物联网技术对蔬菜、樱桃、苹果、草莓等大棚作物的喷水控温调温、滴灌、测量土壤成份、精化管理等具有很好的作用。但是,物联网技术设备造价较高,一个蔬菜试验棚的智能化投入为7000元(市场价格为1万5千元),而现有的自动化调温设备(非智能化)仅需要2000元,也能满足控温调温等基本功能。一个标准化农业园区(以80个棚为例),其物联网设备投入需增加40万以上。而农业园产出的利润不足于抵消物联网技术投入的高成本,市场主体缺乏主动使用物联网技术的内在动力。

2.信息化应用规模小,示范引领效果不显著。我市农业新型经营主体众多,有国家级龙头企业19家,市级龙头企业235家,其中外向加工、出口加工型龙头企业占辽宁省70%;农民合作社3900多家,家庭农场300多家;但运用物联网技术的市场主体不超过5家。目前,这些经营主体尚不能构成物联网体系,数据不能上传、分析和应用。应用规模小,示范引领效果不显著。

3.信息化专项资金少,财政补贴倾斜不够。我市财政补贴倾向农村基础建设工程,信息化专项资金少,如发展农村电商、物联网技术应用推广等,往往“可做可不做的、就不做了”,信息化专项立项困难。信息技术、物联网技术等在农业农村的应用,投入成本高,推广难度大,政策支持难。

4.益农信息社发挥作用有限,缺少针对性和有效性。益农信息社是农业部推进信息入村进户的重要载体。益农信息社免费为乡村配备益农网触摸显示屏,提供12316热线、涉农服务、脱贫攻坚、供求发布、技能培训、生活服务、便民缴费等多项服务。辽宁省作为试点省份,由辽宁省合作银行、农业银行、电信、联通等组成推进联盟,大连由农商行、电信、联通等组成,运营商为辽宁省新益农科技有限公司。面对全省开设的平台,目前还不能很好地提供大樱桃、草莓、苹果等具有地方特色的农业信息技术公益服务,针对性、地域性不足;设置在乡村小卖部的益农信息终端设备发挥作用有限,解决农村日用品的下行功能、农产品上行功能没有做起来。个别村庄,需要进一步加强设备操作标准化培训,避免“没有人会用这些设备”“继续跑到镇里缴费”等情况的出现。

5.农村电商尚未实现农产品上行功能,农产品线上销售有限。阿里巴巴、京东等网站深入我市村屯基层一线,解决了农户购买生活消费品货品丰富、快速到达、性价比等问题,实现更广泛、更大市场的商品下行功能。但是,我市乡村农产品销售的上行功能解决不好,农产品销售仍以传统收购方式为主,农产品电商推广渠道有限。

二、对策建议

1.加强制度设计,推进农村信息基础设施及服务体系建设。一是战略上高度重视。充分认知以信息化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性、紧迫性,真抓实干,推进农业农村信息化建设向纵深发展,补齐农业农村信息化“短板”。二是加强制度设计。推动涉农部门上下联动、主体协同、改革同步,把农户用得上、用得起、用得好、能致富作为衡量标准,切实发挥信息化的引领和驱动作用。三是完善考核体系。突出农业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应用比例、农产品网上零售额占农业总产值比重、信息进村入户村级信息服务站覆盖率、农村互联网普及率等主要指标,构建农业农村信息化绩效管理指标体系,纳入政府绩效考核。四是推进信息进村入户工程。对未通宽带行政村进行光纤覆盖,对已通宽带但接入能力低于12兆比特每秒的行政村进行光纤升级改造,实现乡村全覆盖。

2.创新融资方式,构建激励研发创新的政策体系。一是拓宽农业农村信息化资金来源渠道。积极鼓励社会资本、金融资本投入参与农业智能化、信息化示范园区和美丽乡村信息化试点等建设及运营;支持符合条件的信息化试点企业通过发行公司债券、企业债、短期融资券、中期票据、集合债券、集合票据等方式融资;健全“政银担”合作机制,引导担保机构为农业农村信息化、智能化担保增信,构建多层次风险分担机制;积极探索“供应链+小微贷+大数据”模式,以信息化试点企业为牵动,推进农业农村供应链金融服务。二是加大财政投入力度。财政补贴要向新的信息化专项倾斜,如发展农村电商、物联网技术应用推广等。积极鼓励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、合作社、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推进信息化、智能化建设,对于推广温室环境监测、智能控制技术和装备、农产品初加工设施大数据平台、畜禽养殖业信息技术集成应用、农村电商应用等,在财政贴息、奖补、减免税、加速折旧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。三是构建激励研发创新的政策体系。加强产学研产业联盟体系建设,采取后补助、贷款贴息、奖励补贴等方式给予支持。鼓励和扶持企业加大信息化、智能化、数字化研发投入,提升农田水利基础设施、畜禽水产工厂化养殖、农产品加工贮运、农机装备等基础设施信息化水平。有条件的区(市、县)按照一定比例给予配套。

3.增强示范引领效果,提高农业农村信息化综合效益。一是扩大市场主体信息化应用范围。充分考虑市场主体信息化应用的成本收益,加强政策引导力度、金融重点倾斜力度,提高市场主体信息化应用推广的积极性。提升农业农村智能控制技术和装备的生产效率及综合竞争力。二是增强信息化示范引领效果。突出重点、循序渐进,推进农业农村信息化示范引领工作,鼓励引导龙头企业、合作社、家庭农场等提高信息技术成果转化和推广应用比例。对于运用物联网技术2年以上的市场主体,采取一企一策、重点跟踪的办法,打通产业链信息化的全链条,实现数据上传、分析、应用等多项功能。对于新增的运用物联网技术的市场主体,做好政策服务、人才培训指导、市场有效信息对接等基础性工作。三是提高农业农村信息化综合效益。降低市场主体投入成本,争取政策支持,推动互联网和农业农村经济深度融合,用产品品质、数量规模、时间效率、数据应用等指标,提升农业农村信息化综合效益。

4.充分发挥农村益农信息社作用,推动农业农村信息化提档升级。一是继续加强村级信息员选聘培训。明确村级信息员的工作职责,定期进行培训并及时反馈问题,使其能够熟练操作和使用益农网设备及设施。二是加强益农网触摸显示屏配备。益农信息社免费为乡村配备益农网触摸显示屏,可以设置在乡村小卖部,也可以设置在村委会,因地制宜,充分做好和乡村基层的协调、沟通、宣传工作。三是推动农业农村信息化提档升级,突出针对性、特色化。加快我市信息进村入户服务平台建设,补齐地域性、针对性农产品公共服务信息不足的短板,强化农业农村重要信息系统深化应用。推进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和农村集体“三资”管理信息系统与数据库建设。四是做好益农网农产品上行功能的实践探索。结合乡村使用人数、上传信息数据、涉农服务数据等,组织好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重点解决农产品上行功能。

5.加快发展农村电子商务,创新网上营销和交易模式。一是提升本地特色农产品品质及货源配套。实施质量兴农战略,推进农业农村绿色可持续发展,提升本地特色农产品品质和竞争力。平衡好本地特色农产品特色化、标准化、专业化与生产规模有限的矛盾,增强全国或全球其他农产品货源配套能力,扩大农村电商规模效益、品牌竞争力。二是培育农村电子商务市场主体。推进农村电商人才培训,重点扶持一批受过高等教育的“农二代”、回乡创业者、驻村大学生等新型经营主体,帮助其提升创业创新能力,解决好农村电商人才短缺问题。三是构建上下游通畅的农村电商生态圈。加强产地预冷、集货、分拣、分级、质检、包装、仓储、物流等基础设施建设,强化农产品电子商务基础支撑。组织开展电商产销对接活动,推动农产品上网销售。发展农业生产资料电子商务,开展农业生产资料精准服务。鼓励农产品加工企业推进信息化建设,利用大数据实现精准生产、精准营销,建立涵盖原料采购、生产加工、包装仓储、流通配送全过程的质量安全追溯体系。四是创新农业农村网上营销和交易模式。利用农村益农信息社、农村淘宝、天狗网、饭饭网等平台,推动农业农村大数据发展,打通工业品下行、农产品上行的障碍。支持“互联网+”农产品直销,推进农产品产地直销店规模化、标准化、网络化、品牌化,减少中间环节,提升农产品品牌附加值。重视农产品的品牌营销及设计环节,做好优质农产品及农村空间场景的渠道推广和宣传。以优质农产品销售为载体,实现线下线上融合、农业农村深度融合。